格子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优秀作文大全!

登录注册手机版作文库

您的位置:格子作文网>作文素材>历史典故>疾病是人情温度计!六朝古人的疾病怪奇物语

疾病是人情温度计!六朝古人的疾病怪奇物语

发布时间:2021-01-18 15:21:23作者:体裁:来源:互联网
中研院刘苑如团队通过数字人文方法,创建「疾病感觉地图」网站,除了作为疾病书写的在线数据库,也集结团队的研究成果,以有趣的主题分享给社会大众。(图片来源/研之有物授权转载,下同)人为何会生病受苦?为何一夜间会有数千人被瘟疫夺去性命?这些疑问,千百年来未曾消失,我们究竟该如何面对生命的灾厄呢?「研之有物」专访中研院中国文哲研究所刘苑...

疾病是人情温度计!六朝古人的疾病怪奇物语

中研院刘苑如团队通过数字人文方法,创建「疾病感觉地图」网站,除了作为疾病书写的在线数据库,也集结团队的研究成果,以有趣的主题分享给社会大众。(图片来源/研之有物授权转载,下同)

人为何会生病受苦?为何一夜间会有数千人被瘟疫夺去性命?这些疑问,千百年来未曾消失,我们究竟该如何面对生命的灾厄呢?「研之有物」专访中研院中国文哲研究所刘苑如研究员与团队,通过魏晋南北朝小说的疾病书写,观察六朝文人身处动乱与瘟疫的死亡氛围,如何通过「问疾」交互,超越禁忌污名,或温厚同理地面对他人苦难,或乐天知命地承受自身的病痛,提供文学向度的人文省思。

疾病感觉:他们怎么面对?如何感受?

疫病究竟是什么?「它就是生活,如此而已。」卡缪在《鼠疫》里留下发人深省的这句话。面对如此日常、又超乎日常的生命磨难,千百年前,中国文人写下生命感怀与疾病想像。通过这些疾病书写,我们仿佛穿越时空,看见疫病下的一幕幕生活片段和情感交互。

「疾病不只是事件,还必然会涉及人情关系。」刘苑如悠悠地谈起研究初衷:「遭遇病痛苦难时,他们怎么面对?如何与其他人交互?我希望看见每个故事中『人』的感受与关系,以及他们酝酿出的时代感觉。」

具体活生生的疾病感受,需要细读文学里的只字词组;集合勾勒出的时代气氛,则要大量文本的远读。刘苑如团队耗费三年,汇整三十五本六朝小说、四本僧传文本,结合数字人文方法创建了「疾病感觉地图」网站。

通过数字标记,勾勒时代图像

团队成员罗珮瑄提到,团队运用不同问题意识,在文本内容中设置「标记」,进行主题分类和统计。当读者以关键字检索,摘选出段落,便能比对分析、观察数据。

这些标记就像「放大镜」,把原本散落在庞杂小说中的疾病事件,依照读者的问题和视角,重新捕捉、铺排。同时,通过每个文本的时空背景、情境和关系,也为我们勾勒出古人看待疾病的时代图像。

例如,若把疾病书写的类型分为:情感(描绘疾病中的伦理人情)、身心(书写疾病带来的受苦感)、生死(对生命的感悟)、命运(以因果报应解释疾病)、征兆(通过疫病解释国家兴亡)。

检索后便能发现,六朝小说的疾病书写,约有一半描绘情感与伦理关系,也有半数谈论生死感悟。但其中,更有多达四分之三都涉及「命运」主题!显然,为什么人会生病?为何是我遭受这场苦难?从古至今都是人们不断追索的生命课题。

疾病是人情温度计!六朝古人的疾病怪奇物语

每个分类词即代表着不同问题意识。例如,当团队想了解「小说如何描述疾病?」,根据文本内容可以初步分成八类标记,包含疾病情绪、状态、治疗等等,各个标记都能再往下延伸成独立的研究子题。 数据源│刘苑如、罗珮瑄、邱琬淳 图说设计│刘芝吟、林洵安

疾病是人情温度计!六朝古人的疾病怪奇物语

可视化的图表和空间地图,是网站另一特色。图为小说中疾病事件的空间地图,可再点击左栏的年表,浏览各年代的地图变化。研究团队也整理出历史上重大的疾疫事件,提供文学和历史的相互参照。 数据源│疾病感觉地图网站

志怪小说:精怪鬼祟大乱斗

疾病是人类亘古恒常的苦难,特别以六朝作为时代背景,是否有其特殊意义?

让我们把镜头拉远到一千年前,借用名言,那是个最坏的时代,也是最好的时代。长达四百年的魏晋南北朝,政权更迭,动荡黑暗,士族百姓时刻面临战乱、恶疾,疫病流行高达 66 次。

然而,那也是个灿烂时代。文学哲思精彩迸发,士人坦然直视生命课题。

疫病,是六朝小说重要的主题之一。不论描绘士族言行轶事的志人小说(如《世说新语》),或超现实神鬼怪谈的志怪小说(如《搜神记》、《幽明录》),都有各种疾病隐喻和书写。

身处黑暗乱世,人们不时目睹全村、城郡因瘟疫灾祸灭绝,任由天行疫鬼,一夜收割无数人命!恶疾充满了不祥、鬼神、天命等寓意,在志怪小说中可窥一二,好比《搜神记》里的这则故事:

庾亮上厕所时,面前突然冒出一个怪物,双眼鲜红、身上发光。情急之下,他抡起拳头猛力痛击,怪物很快缩回土里。但后来庾亮也病倒了,不幸身亡。有一名术士便说,这场灾祸是因为庾亮曾向神明祈福,却未还愿,才遭来惩罚。

表面上,这好像一则古代版的「人面鱼」鬼故事,但试着把鬼怪替换成病毒:染病就像是遭受外来者的侵略突击,你必须与其搏斗对抗,殊死一战!这种生动的疾病感,今日读来依然引人共鸣。

志怪小说向来被视为乡民怪谭大杂烩,然而细看这些奇思异想,其实正反映了人们如何理解疾病──生病灾厄,很可能来自精怪作祟,背后也隐含着道德与命定论。「为何我们会遇上灾厄?」在古人眼中,除了因为身体的外感内耗(例如伤风受寒),疫病也牵系着个人、家族的德行。不只是今生善恶,包括祖辈的福泽都会影响我们的命运!

你是否感到异常熟悉?「业障重、卡到阴、小儿发烧收惊就好……」

志怪文学的疾病想像,融合了民俗鬼祟、佛教轮回与传统应报观,而直到今日,这种常民文化依然隐隐影响着我们。

疾病是人情温度计!六朝古人的疾病怪奇物语

数据源│刘苑如、罗珮瑄、邱琬淳 图说设计│刘芝吟、林洵安

疾病是人情温度计!六朝古人的疾病怪奇物语

团队成员邱琬淳分享,志怪文学里动物是重要元素。动物有时作为一种疾病想像,例如蛇窜入体内致病;有时则是化为精怪,前来报恩或报仇。 数据源│刘苑如、罗珮瑄、邱琬淳 图说设计│刘芝吟、林洵安

继续阅读报导

志人小说:面对苦难的生命态度

读到这里,不免让人觉得:古人的疾病感似乎充满鬼魅奇想,专走「都市传说」风?且等等,把目光移向志人小说,又是一幅迥然不同的疾病图像。

比对关键词,相较于志怪小说偏重「怪奇」的病因、治疗,融合民俗与应报来解释灾祸,志人小说并不深究为什么染病,疾病是既成事实,真正要描绘的是置身苦难之中,主角面对世界的态度、言行交际。比如在《世说新语》,有一则大书法家王献之的病中纪录。

王献之病重时,道士作文向上天祷告,道士问他有什么要悔过,王献之说:「我这一生没什么后悔的事,唯一亏欠的只有前妻郗道茂。」

王献之与郗道茂青梅竹马,恩爱无比。可是翩翩少年郎被公主相中,执意嫁给他。王献之用尽各种方法,不惜自毁双脚,都无法打消公主熊熊爱意,最终只能无奈休妻再娶。

故事主人翁为何重病?如何疗愈?这些并不重要,真正要书写的是他的生命际遇与感叹,以及那份情深意重的罪咎忏悔。换言之,在志人小说中,疾病只是舞台背景,通过这道聚光映射,我们看见的是一个人的精神特质、生命观与生活情调。

病了都要交际!疾病是「人情温度计」

置身在生命幽暗之时,他如何面对疾病?做了什么事?他与世界的情感、关系发生了哪些变化?

刘苑如提到,分析小说文本,疾病感觉几乎难脱污秽、侵袭、异物感,更深受因果应报论影响。我们依稀能看到挥之不去的污名烙印,环绕在病人周围,让人敬而远之。

生病已经够苦了,病者还得背负着隐形的「恶」名,实在悲惨。因此,刘苑如特别关注志人小说中的「疾病交际」。她观察,面对命运风暴,六朝名士展现出独特的风姿与生命感怀,能超脱灾厄的恐惧、愤颟、怨怼,甚至破除疾病污名,流露深刻的人情义理──关键就在「问疾」的生命撞击。

问疾,即是我们说的探病和关切问候,志人小说有系列书写,背后来自于六朝的时代风潮「缘情」与「尚交」──崇尚真情、热爱交往,就算病了也别有一种独特美!

疾病是人情温度计!六朝古人的疾病怪奇物语

魏晋时局动荡巨变,许多固有礼法规制难以遵循,人情便成为考量基准。另外,当时采行九品制度,名士间的品评大大影响入仕与升迁,士大夫间因而社交频繁,文人格外喜爱相聚往来、群居终日的生活方式。 图片来源│Yukinobu

问疾搭建起人情交互的特殊舞台,交织出一幕幕精彩故事。《世说新语‧纰漏篇》有一段故事:

殷仲堪的父亲疑似患了失心疯,把卧床下的蚂蚁窜动,当成群牛狂奔。有天,孝帝问殷仲堪:「你知道吗?听说有人生了这种病呢。」殷仲勘一听,忍不住痛哭流涕:「臣实在是进退维谷呀。」

精神失序向来污名重重,直到近代仍常被当做恶鬼附身,更何况是古代名士!父亲官能失常,确实是难以启齿的难堪。然而,小说中描述殷仲勘「流涕而起、进退维谷」,对他的煎熬孝心既同情又不舍。

相反的,旁观他人苦痛的皇帝则是鲁莽、没同理心。听闻别人身陷疾病,皇帝一副听八卦、看好戏,向臣下打听,糗的是还问到当事人!情商真是堪虑。故事篇名「纰漏」就像是对帝王赤裸裸的嘲讽。

这段精简的问疾书写,翻转了原本的疾病污名,难堪、被嘲讽的并非病者与家人,反倒是破绽百出的高居上位者。同时,也将病者、侍疾者、问疾者的人格和人情世故,描绘得活灵活现,宛如一出古代名人的社会剧。刘苑如这么形容:

疾病成为一种「社会人情测量器」,得以查看人际间的距离与人情薄厚。

当病人被粘贴不祥标签,人人避之唯恐不及。「问疾」展现了六朝名士重视人情交往的生活情调,也流露出不惧往来的共感、怜惜、悲悯之情。

别来,无恙?瘟疫时代的文学省思

「疾病关系,就是一种人情关系。」简短的一句话,刘苑如道出疾病书写的内核关怀,而这也正是今日我们遭逢的议题。

2020 年春天,瘟疫降临,久别重逢的问候语「别来无恙」,突然成了人际恐慌「别来,无恙」。疾病不只侵袭肉身,更强烈动摇着人与人的关系。瘟疫蔓延的时代,经典文学能否提供当代不同省思?

疾病是人情温度计!六朝古人的疾病怪奇物语

刘苑如与研究团队分享疾病书写的研究心得。置身苦难之中,六朝文人却能通过生命自处和行动,超越了疾病的污名烙印,焕发动人的情感力量,这份生命情怀也是刘苑如最为感动之处。 摄影│林洵安

「我们就像抽大富翁游戏的命运牌,」刘苑如巧妙地譬喻:「疾病不会挑选肤色、种族、国籍,在疾病面前人是平等的。」

人们因为恐惧而急于嫌恶、拒斥、猎巫他者,仿佛这样便能揪出所有「鬼魅精怪」。然而,瘟疫面前,无人豁免。当划界对立、恐惧指责更强化了疾病污名,谁能确定自己不是下一个鬼?

「在艰困的时刻,唯有发出良心之声,温厚善待他人,我们才可能酝酿改变对疾病、对病者的态度。」而文学的重量,或许便是帮助我们直视生命的软弱、恐惧、情感,从中看见走过黑暗的温度与高度。

刘苑如提到,尽管《世说新语》的道德价值不必然适用当代,但当中的情感深度至今依然充满启发与感动。千百年前,六朝文人置身在重重疾病污名下,他们依旧通过行动与书写,展示出跨越时空的人文情怀。

疾病带来黑暗,但光芒越微弱,或许也越能照见生命的意义与价值。

转载请注明: 疾病是人情温度计!六朝古人的疾病怪奇物语 - Bitgz

标签:

←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西湖从天降

同主题的其他作文